-

18岁的骚母狗(1-4)

 18岁的骚母狗(1-4)

    作者:烈烈风中

 

 

 我的M就是我的女友,我们认识了3年,高2那年她成了我的女友,不到半年她就成了我的M.

 

 严格意义上来讲,她是我的初恋。我们一起经历了人生的许多第一次,第一次跟异性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拥抱,第一次……很长时间里,我都像个害羞的小男生。总要人家主动,主动找我约会,主动让我牵她过马路,单纯的不得了。但我深知那不是真实的我,真的自我被平日的道德伦理束缚着,被长久地压抑在那个害羞懦弱的外表之下,那原始的邪恶灵魂像魔鬼一般不断地催促着真的我萌醒。到後来,就跟很多恋人一样,我们有了进一步的关系,开始接吻,爱抚,在女友的鼓励下,我一次一次的大起胆子,提出一个又一个的要求。

 

 两个月後的一个寒冷的夜晚,我到她家玩,室内烧着热烘烘的暖气,空气异常燥热,燥热的不仅是空气,还有两颗年轻的心,我们一起躺在她的床上,聊着天,说道动情处,不禁热吻起来,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居然把她脱得一丝不挂。她没有反抗,只是害羞地闭着眼睛,脸红红的,紧张急了,像只待宰的羔羊一般。我看着她纯真稚气又不失美丽的脸庞,呼吸开始加快。人生第一次看见了异性的裸体,顿时感觉血脉喷张。18岁的青春胴体,小巧的乳房显出美丽的弧线,点缀着浅红色的乳头,只手可握,可爱极了。细腻白晰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美丽的光,衬着淡淡的体香。乌黑发亮的阴毛,显得很健康的样子,我对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着迷,居然愣住了。许久才回过神,我开始对那片小森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探过头去,想看的更清楚些,一股迷人的味道从那神秘的小森林里散发出来,不断地勾引着我,我禁不住将头埋进了她两腿之间……或许是因为胆却了,或许是因为不忍了,後来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边责怪自己的愚蠢,这么好的机会都会措施,边抱着她,给她补“生理健康教育课”。我突然发现她原来是那样的单纯,作为这个年代的女孩儿,居然对男女之事居然一无所知。无奈,我便耐心地从女性生理构造讲到避孕须知,从勃起讲到舔肛,她一直听得津津有味,过程中她始终都没穿回衣服,一直乖乖地躺在我的怀里,听着我讲述那些新奇好玩的东西,我们两个都很兴奋,不仅仅因为讲述的内容和我俩现在的样子,还因为住在隔壁的她弟弟。我也是第一次这么晚还没有回家。我当初傻傻的想把一切知道的东西都告诉她,认为这样才公平,就不算是骗她跟我发生关系。我还讲了很多正常男女性爱涉及不到的东西,就像舔肛,我把它讲得天花乱坠,说得比什么都舒服。我知道我又开始受到邪恶灵魂的干扰,似乎那一刻便开始盘算自己的邪恶计画。她总是好奇的问这问那。总算是讲完了,我也後悔了,因为听过我的讲座,她明确表示自己要做个处女,不能跟我××,早知道就不讲这么多了,嘿嘿。时针指向2,我知道不得不回家了,我瞄了一眼女友的脸,发现她有些依依不舍,且依然很兴奋的样子,又像刚才那样满脸绯红。我吸了一口气,大起胆子把她翻过去,她没有反抗,我把握机会,在她的小屁眼上用尽了我看过的所有小说所描述的技巧,来让她亲身体验舔肛有多么舒服,以便日後的计画。她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於是我也就不多想了,卖力地舔着。一会儿便出了神,幻想着俩人置换位置时的情形,有点飘飘然了。小说里总说,女生第一次被舔後门都会觉得很脏,会阻止男人这么做,但实际上事後M回忆说,因为当时过分紧张,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了,动都不能动,别提阻止了,看来书里写的不完全对啊,呵呵。我心里总觉得是因为我的故事有了足够的吸引力,引发了她的好奇心,她想尝试到底有多爽,不舍得去阻止。骚劲儿可见一斑了。

 

 後来证明我是对的,她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禁不住诱惑。过了没多久,我们就又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她决定大着胆子要看看我的下面究竟是什么样子。我装纯情,说不肯,於是她就满屋子要扒我裤子,调皮的很,小丫头最後得逞了,反倒害怕了。我急功近利,想让她帮我KJ,被断然拒绝了,心灰意冷了。一段时间的相处让我明白,女孩儿能接受的尺度是不断累积的,就像上次可以脱光她的衣服,那下次你这么做,她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一直遵循着前辈的话,要想得到回报就得先付出,想让对方为你做什么,你得先为对方做。这一次来舔阴,当然舔阴,舔肛这两件事在後来我成了她的S就很少再做了,M终究M,天下没有S给M服务的道理,这是後话了。其实这是第二次舔阴,第一次是那天晚上,当然那天其实还有件遗憾的事情,其实那天她是同意我给我KJ的,不过我会错意,以为是同意我给她舔,於是就错了那么好的机会,之後她就怎么也不同意,她说不是嫌脏,她觉她那样做就不再纯了,看来她受到传统观念的束缚比我更加严重。

 

 女友知道那天我很不高兴,在生日前的一个周末,她来到我家,说有件礼物要送我。她神秘兮兮的,除了神秘似乎还有些害羞。她让我转过身去,背朝天趴在床上,闭上眼睛,不许回头。我心里暗暗笑着,基本知道其中的奥秘了。我爬了很久都没什么动静,真的很久,估计再久些,我就睡着了。又过了一会儿,她开始慢慢的脱我的裤子,然後开始用手抚摸我的屁股,啊,这明显是在模仿我的动作,我这么做是为了消除对方和自己的紧张~几分钟後,感到臀股间有了湿滑的感觉,开始时有点痒,慢慢得变得舒服起来,能感到她的小舌头灵巧的在屁眼上游走,时不时还会调皮的伸进里面,舒服极了。这滋味儿实在是太美妙了。这种刺激不仅仅是生理上的,心理上的刺激更大,平时傲慢的小公主,将脸颊埋在老子的股间,用吃饭说话的嘴,舔舐我身体上最肮脏的屁眼,还有什么事能让一个人显得如此下贱,还有什么事能让一个人感到高高在上的感觉,舔肛真是太美妙了。女友认真的舔了很久,似乎要停下来了,我粗鲁地回手按住了她示意她继续,她顺从地照做了,过了一会我也累了,才让她停下来。她傻兮兮地问:“舒服么?”说话时嘴角还满是口水,近一点还能闻到那种肛门特有的骚味儿。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她会心地笑了,说这是生日礼物。我说哦,似乎不是很感激的样子。我心里的恶魔又浮了上来,因为那次遗憾始终令我不甘心,我心想既然她能接受舔肛,那么……於是我要求她为自己KJ,结果得到的答复是……不要得寸进尺,呵呵。

 

 很快地,小丫头就喜欢上了没人的时候不穿衣服跟我腻在一起,做些她能接受的活动。小姑娘的好奇心,总是那么大,而且又很爱心软。为了达到目的,每次一有机会我就不断地提起,KJ来KJ去的,她总会不愿意的拒绝。终於到了生日那天,我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说我想要要生日礼物(是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嘿嘿)。她说:“不都送你了嘛,怎么还要?”我耍赖说:“那不算,那天我又不过生日。”(见过这么无耻的么?)我看她并没生气,反倒有点动摇了,就开始新一轮的攻击。我说就一次一次就好,一年才过一次生日,然後装出很可怜的样子,祈求地看着她。大家不得不夸赞我的表演天赋和执着精神,我的阴谋又再次得逞了,嘻嘻。当然我深深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事情有了第一次下次就不那么难了,呵呵。

 

 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我们的关系已经很近了,我开始渐渐地试探更多的东西,也开始讲更多的故事给她听。告诉她我喜欢看一些××小说,××故事,××片,女友总会问,别的男生也会看么,我说在学校你不也多多少少听人提过么?她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2)

 

 不久後的一天,电影院里,我和女友坐在最後排,说好是一块儿度周末看电影的,因为爸妈都在家,没什么地方好去,於是就来看电影了。我的心思却完全不在电影上。谋划着怎么进一步行动。我清楚地记得当天上映的是《玩命手机》。我记得以前打电话给女友的时候,经常闲扯,扯着扯着就会故意找茬装作不高兴,有段时间她对我特别的好,总觉得我会突然离开她,所以老实顺着我,我总是开玩笑说,你再惹我生气,就打你屁股。

 

 因为每次我都在装生气,所以她也不好说什么。嘿嘿,回到电影院,女友在电影开场的时候不停的发短信,我有些不高兴了,後来好像是说看完电影要提前离开。我顿时火了,女友开始哄我,嘿嘿,我继续不依不饶,最後女友委屈的不知道怎么才好,急得脱口而出,别生气了,那你打我屁股!嘿嘿,中招了。她马上觉得不对,可是已经说出来了,我说真的?她没吱声,然後是嗯的一声。我说这么多人,怎么打,再说隔着裤子打也不疼,不解气。她说那掐我屁股,我说打还是要打的,留在以後打要留着,然後马上把手伸进了对方的裤子,她有点任命的样子,我开心极了,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我用手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屁股,来回摸索,她挤了一下眼睛示意我掐屁股,不该趁机揩油,我完全当作没看见,继续手上的动作,她便转过头去装作看电影了,一会儿就有些陶醉了,我挑了一块最好下手的地方,猛地用力合实双指,女友疼得轻叫了一下。我没就此收手,不断的掐着,享受着这种无可言喻的快感,看着女友努力忍住不出声的样子,暗暗高兴。

 

 过一会儿,爽够了,拿出手,开始起了歪心思,女友说,不生气了吧?我装作还是很生气的样子,她说那你不满意就再掐,我倒也不客气的把手伸进去继续爽,这次换了一边。这样重复几次,累了就拿出来,然後再掐,女友後来学乖了,就不再问了,我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我可以随意把手伸进她裤子里掐她屁股,她必须无条件忍受,我不觉得这对她来说很折磨,因为她的表现似乎很亢奋,因为脸又红了。我俨然成了公车流氓得逞时一般肆意的摸着她的臀部时不时掐上两把,後来终於累了,拿出了手,开始看起电影。一会儿又想摸了,这回决定换个地方,於是大大咧咧地把手伸进去,女友发现我把手伸进了前边,於是便问我做什么,我说我还生气呢,嘿嘿,还真管用他就让我放进去了,我说要掐她大腿才解气,她一咬牙像豁出去了一样,说行。我就把手伸向了她的大腿,我开始摸她的大腿内侧,然後是另一边,我看到她还在看电影,决定进一步行动,突然她啊了一声,吓了我一跳,我一看原来是主角把手机摔碎了(这是个很重要的剧情电影叫《玩命手机》)。我试探性的把手指放在内裤上两腿之间的部分,然後开始加大压力,老天原谅我吧,我真的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我後来才知道,我费了半天的力,摸得都是耻骨,自己还挺开心(因为当时并不知道)。然後决定把手伸进去,这个地方,我舔过,但从来没用手碰过,很多女孩子觉得用手碰脏,不是觉得那脏,而是觉得手脏。当然,我又一次心灰意冷了。我又被阻止了 很快假期就结束了,我已经完全不是那个牵牵手就会脸红的小男孩了,女友经常跟我打电话,她老说我容易得寸进尺,总不知道满足,有的时候乾脆就叫我大色狼,我倒也厚脸皮,大色狼就大色狼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女友也不再是那个无知的小丫头了,自从那堂教育课结束,她已经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了。当然常言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还在慢慢进步地。开学了,就不能每天见面,有的时候周末也不行,我们经常打电话,聊些有的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