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梦

 红楼梦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章  秦可卿作者:微笑的蛋深夜,宁国府大院的一个角落,树丛后隐隐透出灯光。一座二层小楼里,不时传出女子的呜咽声和男子得意笑声。很明显,这座小楼经过特别的隔音处理,即使在沉静的夜间,也不会泄露主人的秘密。

 

 小楼的一层是大厅和隔开的五间小屋,门上分别贴着仁、义、礼、智、信的木牌。大厅里4个小厮和2个丫鬟围着炉火互相挤眉弄眼,楼梯下的阴影里3个老婆子正在打瞌睡,楼上两个气度深沉、高大健壮的力士守在楼梯口,不过明显的疏虞职守,都在侧耳倾听着什么。

 

 二楼的三个大房间没有门牌,只是在门上分别刻着岁寒三友松、竹、梅。松、梅两间黑着灯,里面隐隐有低沉、艰难的呼吸声。竹间里灯火通明,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品茶读书,时不时瞥一眼四马攒蹄吊在半空中的黄衣女子。

 

 这个女子就是秦可卿,此刻的她完全没有少奶奶的雍容,嘴里塞着朱红色的口球,手脚被反绑在身后,身上的衣衫早就破烂不堪,只是勉强遮住身体。正下方小火盆烤得她浑身发痒,汗水在皮肤上滑过的感觉就像无数小虫在游行。然而她所能做的,只是奋力的发出呜呜声。

 

 看书的男子转过脸,悠悠道:“不行了?这怎么做我们贾家的少奶奶?当年我调教你婆婆……算了不提当年的事。你是不是想说,贾府的这项绝学该由你相公传授于你?可是蓉儿不争气,整日介混迹于优伶之中……”说着,贾珍走过去取下秦可卿的塞口球,喂了她两口水,抬起她下巴笑问:“子不成才,惟有老夫出马了,莫急,习惯就好了。来人!”

 

 门外的两个力士应声而入,一个转动绞盘将秦可卿移动到角落,另一个走过去替她解开绳索。秦可卿稍微活动一下酸麻的身体,休息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又被贾珍拉起来剥光衣服捆绑。这回是在胸部打了个十字花将乳房勒住,而后将双手扭到背后合十绑成反拜观音状,再把双脚盘在一起捆成莲花座,用绳子同颈上的绳索相连。

 

 然后命力士取来一个大铁箱,从里面许多希奇古怪的东西说:“这是从西洋进口的玩意,老祖宗说先试试看,若是能和贾家的捆绑绝学相匹配,就多买他几百套,选好的给娘娘送去。今儿个让小乖乖你尝了鲜。”

 

 说罢,拿起个假阳物插起秦可卿下身,又挑了根皮管子,一端连上水瓶,一端塞进秦可卿后庭。然后打来机关,那假阳物竟自己动了起来。贾珍喜道:“西洋的玩意果然新奇,我再去挑几件,你们好好调教她。”言罢,起身去了。

 

 两个力士见主人走了,一个凑上去又亲又摸,另一个捏开秦可卿的嘴巴欲行非礼。秦可卿那容奴才羞辱,奋力挣扎。那力士怒了,回身到铁箱里取出个钳口圈,给秦氏带上,将阴茎插进去肆意抽查,有时还故意伸进她喉咙里,插得直翻白眼。好容易他在秦氏嘴里射了精,另一个力士又过来猛插一遍,看看时刻估计主人该回来了,忙又替秦可卿收拾干净。

 

 不一刻,贾珍拎着个小包裹进来,看看秦可卿肚子鼓得老高,得意道:“儿呀,没怀孕先大了肚子,待公公我替你医治一翻。”

 

 秦可卿虚弱道:“求父亲大人慈悲,让孩儿休息片刻……”

 

 贾珍那容她说话,放下包裹取个黑色的口枷(就是棍装塞口物)给秦可卿带上,又抽出那假阳物,自己顶了进去。秦氏本来腹中涨得难受,下体里那巨大的假物又动得厉害,如今换了贾珍却又觉失落。那口枷不是塞口球和钳口圈让人出不得声,秦氏被插得连声讨饶,结果却让贾珍更加兴奋。

 

 好不容易,贾珍完了事,命力士松开秦可卿脚上的绳子,拿了个便盆放在她身下,拔出管子,三个人站在她身后观看。秦氏被迫在男人面前方便本已羞愧不堪,何况一个是公公,另两个是奴才,但那里忍耐的住,哗的一下喷涌而出。

 

 等她排泄完,一个力士将秽物交给楼下婆子处理,另一个又给她插上管子,秦可卿求饶道:“孩儿实在不行了,明天再来吧。”贾珍那里理她,解开绳子替她活动下四肢,又把她手扭到身后做并排直捆,再站到她面前把阳物硬塞进秦可卿的小嘴里,又命力士继续灌肠。

 

 如此洗了三遍,贾珍才满意的将宝贝插入秦可卿后庭,用力抽查了一顿,发现秦可卿已经昏迷不醒,便打开包裹取出里面的肛阴栓贞操带给她带上,喀嚓上了锁。命老婆子将她用锦被裹了,送回房去。

 

 一整天,秦可卿被贞操带上的两根棒棒弄得筋疲力尽,本打算躲起来不见人,又碰上贾母、王夫人等来玩。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又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

 

 秦氏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可往那里去呢?不然往我屋里去吧。”宝玉点头微笑。

 

 有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与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个还高些呢。”

 

 宝玉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带他来我瞧瞧。”

 

 众人笑道:“隔着二三十里,往那里带去,见的日子有呢。”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  芳气笼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

 

 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说真的,宝玉虽是叔叔辈却比自己丈夫还小,天真无邪的样子看在眼里,竟引得秦氏欲火乱窜,一时羞得可卿面带桃花却心中暗喜。

 

 安排宝玉上了床,吩咐贴身丫鬟宝珠守住门口,看好宝玉奶妈、使女,自己和瑞珠留在屋里,说是哄宝玉睡觉,实则悄悄将他弄醒道:“叔叔难得来一趟,不如指点指点晚辈。”言毕轻解罗裙,只剩贴身小衣,令瑞珠用白棉绳将自己反绑了,在宝玉面前走了两圈问:“叔叔有何高见?”

 

 宝玉眯迷糊糊被弄醒,本是极不爽的,看见秦可卿半裸被绑陡然来了兴趣问:“这绳子怎么绑成这样?好象一格格似的。”

 

 秦可卿跪到宝玉身前小声答到:“这是从东洋传来的龟甲缚,用长绳做好绳结来回穿插而成。”

 

 宝玉跳下床,仔仔细细摸了一边,搞清绳索走向,忽见可卿短裤内有异物突起,遂命她俯下身去撅起屁股。瑞珠见宝玉动手去拉内裤,忙上前帮忙轻轻将其扯烂,露出里面的贞操带。宝玉大喜两手按住微凸的肛、阴栓底座,用力摇动起来。本就按捺不住的可卿忍不住呻吟道:“快些、再快些……”瑞珠忙上前接替宝玉,宝玉则走到可卿面前,扶她起身,左手捧着她脸颊,右手掏出自己的小阳物。可卿迫不及待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宝玉感到阳物逐渐涨大,遂双手捧住可卿的脸,用力在她小嘴里抽插起来。瑞珠在后面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弄得可卿慢慢达到高潮。岂知可卿泻身之后,宝玉阳物依然坚挺,且越长越大,已经远超孩童尺寸,比一般大人更加粗黑油亮。

 

 可卿的小嘴几乎容纳不下,心中暗暗称奇:“闻此子衔玉而生,今见之果非常人,若得与他一会死也心甘,强似被那父子侮辱。”

 

 原来可卿自由父母双亡,被老儒秦邦业养大,自小灌了满脑袋三从四德之类的东西。嫁了丈夫任由其在外放浪而不敢言,被公公凌虐也藏在心里,只是物极必反,原本贤淑的女子不得以用放荡行为报复老天不公。

 

 且说那顽石感应到可卿心思,自动输出一股魔气到宝玉体内,只见宝玉阳物猛的一挺送入可卿喉内。可卿虽被强迫口交多回,但那些人皆尺寸短小,不能深喉。这回被宝玉一下下顶在喉咙里,忍不住要吐,小嘴又被塞得满满,只是呜咽着拼命挣扎。可惜宝玉得顽石魔气,竟力大无穷,双手死死捧住她头部,又用力插了几十下,才猛一抖动,停了下来。

 

 可卿本已做好被精液射入口内的准备,见宝玉空抖几下就停了,料是年幼尚不能人道。遂缓缓吐出那宝贝,令瑞珠解开绳索,服侍宝玉睡下。自己穿了衣到外面预备去见贾母。那知刚到门外,才说了两句话,就听见宝玉喊自己小名,心中纳闷:“我这乳名,此处无人知晓,他从何处得知?”

 

 忙完一天,贾蓉照例去外面鬼混,秦可卿又被老婆子们用麻绳细细捆了,用一个白色带孔的口球塞住嘴,抬到后院小楼里。这时贾珍似被什么俗务缠住一时脱不开身。只那三个小厮在,婆子们放下可卿也不在意小子们,径自去了。

 

 三小鬼见有机可乘,将可卿放开,重新用条鲜黄色绳子将她绑吊在里屋床上。这床本是特意制造,床阁分外结实吊两三个人不成问题。然后取下塞口球,用可卿的小嘴取乐。

 

 一个小子正插得欢娱,另一个等得不耐烦,竟从靴子里掏出截小铁丝,三下五除二将贞操带上锁开了。这时第一个射了精,第二个顶上去,这开了锁的去找灌肠用具,完了事的则拿来几根蜡烛,点燃后不时用火燎可卿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