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征服

 征服

   作者:烈烈风中



前言自从第一次SM经历以来,已经7个年头了。中间经历了很多事,很多人。有悲伤,有快乐,点点滴滴积聚起来,汇成我心中一条将永流不息的河。积压的东西就有释放的需要,我于是决定写些东西出来,把它们展示给大家,好也罢,不好也罢,全当对自己灵魂的一种排解。文章就取名叫《征服》,不敢对自己驾御文字的能力很信任,不敢称其为“小说”,因此还是姑且算做一个“故事”,来源于真实,但不完全写实。一切随性由之好了。

 

 先来追溯一下前缘。在我念初中的时候,当时正值青春期,记得看过一本俄罗斯青少年教育专家写的叫《青春期健康》的书。里边有句话说得让当时的我觉得又好笑又真实,“青春期的男孩子,希望每个女孩子都不穿衣服”。相信大多数男士,如果依稀还记得当年,都会有所同感。可我却总觉得我有些异样,因为我脑子里经常充斥了些奇怪的想法。当时总是在睡觉前脑子里胡思乱想,支离破碎的场景,时常弄得我很久睡不着觉。印象最深的就是经常在农场玩耍,当时刚刚秋收完毕,场上堆积了小山一样的稻草或者类似秸杆的东西,我们用树支在这些小山中挖出一个个洞穴,在里边拿着打纸团的塑料枪或者水枪这种“武器”玩游击队游戏,现在看来可能应该算是真人CS游戏了。我们把人分成了两队,总共该有好几十人的样子,各个年级、有男有女的,然后就去各自分头准备,好了后双方就开始互相包围伏击什么的。当一个人被大家认定已经“死”了的,就会被当做俘虏,安置在专门的洞穴中,当一方的人全部都“死”了,他们就算输。游戏没有分出“胜负”,俘虏是没有自由的。我们这个队伍胜利的时候很多,因此也就会经常性的抓获”很多俘虏。因为当时虽然很多女孩子也参加这个游戏,可还都挺封建的,抓来的男生俘虏和女生俘虏会分开关起来,轮流派人看管。我不知道别人有这样的想法没有,可我当时对关女俘虏的地方感觉很异样。晚上睡觉前,经常想着真希望把那些女俘虏的衣服都扒光,学校里长得好看的女生的名字经常被我一遍一遍的数,想着这些儿时心目中的“大美人”们,被我们扒光衣服,集中关在一起的样子,就会变得很激动,很兴奋。这种想法是我那时候留在脑海里的,勉强说和“性”有关的最深刻记忆了。不过那会还对“性”少有了解,因此也根本不会往这方面想。后来长大了,知道了什么是“性”,什么是SM后,往前想想这可能是我最初期的SM方面的萌芽吧。所以我越到后来,就越认定,我是一个SM气质与生具来的人,而并不是象不少人那样的纯粹一种好奇心态。

 

 故事就这样开始吧。

 

 第一章“它们两个看起来还挺般配的,我得好好感谢你啊,呵呵。”张海指着草地上一对几乎光着身子的男女,微笑着看着身边的一个年女人。

 

 “是啊,找到我可是挺不容易吧。”

 

 “恩,很少有女S能把男M带得这么好。”

 

 “别忘了,我可是‘专业’的哦!”

 

 “哈哈!还对我耿耿于怀呢?”

 

 “是啊,瞧你开始一脸瞧不起人的样子,要不是你这想法不错,我才懒得理你。”

 

 “呵呵,现在一切不都很好么?我需要的是结果。你知道我这个人喜欢直截了当,可能会冒犯人。现在我得请你原谅啊!”

 

 “请我原谅可当不起,你总是能给人新鲜的东西。”

 

 “呵呵,这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只是凡事想到了,我就想立即实施。我很不喜欢等待的感觉。”

 

 说话的两个人是两个S,男的叫张海,女的叫林子。这是他们第三次聚会了。这回地点是在张海新置的别墅。

 

 林子今天穿得很正式,一件米黄色的长裙,浓密的长发扎成一个高高的发髻,足下一双银灰色的高跟鞋。虽然不施粉黛,不过周身依然散发着浓浓的成熟女人的韵味。她双手抱在胸前,虽然身高比高大的张海低不少,不过女S的气质品性使她并不会抬头和张海说话。

 

 “老张,这个院子真的很不错,我简直都有点不想走了。”

 

 “呵呵,那是自然。这里可是我精心布置的。”

 

 “恩,我一进院就看出来了,你这家伙,还真是蓄谋已久啊。这么大个院子,可也真难为你了。”

 

 “呵呵,我这可不是蓄谋已久,好象我要搞什么阴谋似的。不过的确费了些气力,我喜欢有条理的做事。”

 

 的确,这里是张海专门为SM精心准备的地方。整个院子占地14亩。院子里精心布置了各种植物,最外一圈是2米高的铁栅栏,最靠栅栏的一圈是他专门请人从附近的山上移植来的几十株各种成年的大树,绕院边一圈布置。大树往里一圈是几排小树和矮灌木。高矮搭配,错落有致。这样一来,即保持了自然景观的协调,也使外人也无法直接观察到院内的情况。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就在外边坐一会吧。也让他们两个好好玩玩。”

 

 “恩。”

 

 张海转过身,手掌朝上,胳臂向边上一伸,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走到了遮阳伞下坐定。张海递给林子一根烟。给林子点上后,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支。深深吸了一口后,他把目光转向了草地上那一对裸身的男女方向。

 

 那两个人脖子上都系有项圈,表明了这是两条人犬。两人很亲密的在一起玩闹,公犬在母犬周围跑来跑去,时不常的在母犬身上一会儿闻闻这,一会闻闻那。母犬好象故意的躲来躲去。实在躲不掉了,就在地上打滚。可以看见两条犬的手上都戴了特殊的手套,这手套使得它们的手被强制束缚无法舒张开,只能握成拳头。脚面到小腿面门骨这一节,被绑上了钢片,这样一来,他们的脚面也被强制的与小腿保持同一方向,脚踝不再能自由活动。有了这样的束缚,它们一但想站立,那只有能活动的脚趾支撑,但脚趾在身体的重压下支撑的时间非常短。同时,手上戴着那样的手套,想自行解开也没有任何可能。强制行为有时候就这么简单,我们不得不佩服人类的智慧。

 

 两条犬玩耍了一会,母犬也不躲了,径自躺在草地上,前爪举在胸前,两脚离地双腿叉开,公犬看它这样子,也就肆无忌惮的在母犬身上狂舔起来。发出很大的“吧唧吧唧”的舌音。母犬兴奋的“汪汪,呜呜”的叫着。公犬显得很兴奋,跪在地上,拿它那已经勃起的阳具在母犬身上蹭着。

 

 张海看着这一切,扭过头对林子说:“我看它们差不多了,喊过来吧。”

 

 林子点了点头,冲那边喊到:“黑子!过来!”

 

 “呶呶!过来”这边张海也呼唤母犬。

 

 两条犬听到了主人的命令,立刻一翻身分别朝各自的主人爬来。到了后各自伏在自己主人的脚边。

 

 林子用爱怜的眼光看着黑子,一边抚摩着它的后颈和脊背,一边笑着说:“怎么了?是不是着急了?”

 

 黑子立刻跪伏在林子面前:“是,主人。”

 

 林子戏谑的说:“让我看看急成什么样子了?”

 

 黑子很会领会自己主人的意思,立刻爬到林子面前,把侧身对着林子,跪好后,挺直了上身。

 

 林子拿起手里的竹鞭,轻轻敲打着黑子那已经挺硬的阳具,笑道:“看来还真是急了哦,鸡吧这么硬了,是不是想操这条母狗?”

 

 黑子眼睛里放出了光,:“是!主人”

 

 林子把头转向张海,笑里露出一丝诡异,“老张,OK?”

 

 张海笑着说,“这可得问问呶呶自己了。呶呶!到这来!”,他拿硬蛇鞭一指自己正前放一米的位置。

 

 母犬呶呶立刻爬到主人指定的位置,双腿并拢跪好后,前爪撑地,头高高抬起,专注的看着张海,“汪”的叫了一声。呶呶和黑子不大一样,它的嘴上也有束缚具,舌头被拉出后,用两根细钢棍夹住了舌根,钢棍两头用绳子狠狠系住后,绳头绑在脑后。这样,呶呶是无法清晰说话的,舌头一直伸于口外,口水止不住一滴滴在流着。

 

 张海把鞭子平伸,对呶呶命令道:“站!”,这个命令是叫呶呶用犬的方式站立。

 

 呶呶听到命令后“汪”了一声,艰难的用自己那几个脚趾支撑起了自己,并尽量的挺直上身,双手象狗一样放置在胸前。因为束缚具的作用,这个动作很是吃力。呶呶努力保持着平衡,样子和狗站立时的姿态象极了。姿势拿好后,呶呶冲着张海“汪汪汪”叫了三声,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张海满意的点了点头,同时夸奖说:“好狗!”

 

 “呶呶!是不是发骚了?”

 

 呶呶这时仰起头,伸长了脖子朝天上“汪汪汪”的叫,表示“是”的意思。

 

 “呶呶!是想和黑子交配吗?”

 

 呶呶此时显得很兴奋,扬勃“汪汪”的狂吠起来。

 

 “好!主人给你解开!趴!”

 

 呶呶挺到“趴”的命令,紧蹦的脚终于可以放松了,一下子趴到了地上,脸贴到了地上,腰用力往下塌,屁股努力朝上撅着。呶呶是带着贞操带的,需要张海给它解开。

 

 张海起身掏出钥匙,把呶呶贞操带上的锁扣全部打开,取下贞操带后,又取出了阴塞和肛塞。

 

 呶呶很快乐的叫了起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张海。

 

 “林子,放开黑子吧。”

 

 林子松开了抓住黑子项圈的手,“黑子!上!”

 

 黑子兴奋极了,冲过去趴在呶呶的身上,用它那并不灵活的前“爪”拦腰抱住呶呶,用阳具在呶呶阴部使劲的蹭着。曾到呶呶淫水四溢后,用力一挺,直接插进了呶呶的阴道。然后飞快的抽插起来。

 

 第二章黑子用力的抽插着,呶呶显然也非常兴奋,淫水横流,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巴,巴”的声音,配合着呶呶那“呜,呜,汪,汪”的叫声,听到这样的声音后,黑子更加卖力了,奋力挺进拔出,也发出了沉闷的哼声。